忆管平湖先生——许健

  —文 | 许建—为寻求天外知音, 1977年8月美国发射的太空船“航行者”号上录制了一批世界名曲,…

郑珉中教你如何辨别唐古琴

郑珉中教你如何辨别唐古琴 说到千古名古…

郑珉中教你如何辨别唐古琴(二)

唐古琴的制作风格 一般人往往把形制宽大…

洛阳西朱村曹魏大墓出土石楬涉琴文字补说

      2015年8月至2016年12月,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抢救性发掘了洛阳寇店镇西朱村M1号曹魏时期的皇室成员大墓[1]。墓中出土刻铭石牌200余枚,其内容多是随葬品的名称、数量等的记录。李零[2]、曹锦炎[3]等先生在《博物院》2019年第5期发表文章,刊布了这批石牌铭文中的绝大部分,并作了相应的研究。又据赵超先生研究认为,该批铭文石牌应称为“石楬”[4],本文从此。    李零先生全面考释了138件石楬铭文。本文拟在李零先生考释基础上同时参考其他诸家研究,着重对M1:39号、M1∶337号石楬涉琴文字的训释试作补充。  M1:39号石楬 M1∶337号石楬  …

佳文欣赏|蓟门秋雨话打谱:求真——孙贵生

蓟门秋雨话打谱:求真 ——孙贵生 我家左近有石碑一通,文曰“蓟门烟树”,乃乾隆所制,指此处为旧燕京八景之一。 昨晚刚从天津回来,今晨又见秋雨濛濛,适逢琴会问婺源讲题,即以“蓟门秋雨话打谱”应之。 话说打谱说易也易,说难也难。所谓易者,按谱直译即可,难者,这是一项集创作理论与实际经验为一体的系统工程。不过再复杂总有入手之处。 一、我以为先从正谱开始。 谱为曲之本。本有误,举步维艰,本正,才能和顺通达。所谓正谱者,必先订正弦序、徽位中的错误,再把衍文、漏字、漏句补齐即可。 徽位和弦序中的错误,在泛音中最易发现,两音不和必有一错,按散也是如此。就是今天,我们抄谱或用电脑打印时也经常出错。何况古谱。千年传抄,错在难免,经比对,订正即可。至于多刻的字谱也不难从下句对应或平列模进的关系中找出不应有的谱形。最难的就是缺字缺句,因为既不知缺多少,也不知缺的是什么音高、音型和节奏,更不知是如何构成的乐句及实际长短。这些只能靠打谱者技能和灵感来发挥作用了。 我对版本没有研究,一般只看谱名。后来才关注到编辑者和校订者,通过打谱我发现一个问题,所谓订证,只是订正文本,对曲子,只要文字与减字谱无误,就称校订了。谱子本身错误、衍文、脱文一概不问。也就是说琴谱中的对错一律没有订正,从严格意义讲,不从演奏来审视,等于没给琴曲进行校正。若以此本为据,重新翻刻,琴曲中的错误依然存在,岂不贻误后学?!今天我们打谱,从另一角度看,我们都对每一首琴曲在进行校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