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蜀琴艺 · 苏轼的琴论

点击上面蓝色“古琴文化网”关注

巴蜀琴艺 · 苏轼的琴论

  苏轼是非常敬慕和尊崇陶渊明的,因而在他的琴诗里常常可读到他怀念陶渊明的句子,例如在《听武道士弹贺若》诗中,有“清风终日自开帘,凉月今宵肯挂檐,琴里若能知贺若,诗中定合爱陶潜”的描写。诗的最后两句点明,你若听到贺若这首琴曲,并能充分理解其意境和内涵,那么你就可以从诗中理解和爱陶渊明了。

  又如在《和陶贫士七首》中有“谁谓陶渊贫,尚有一素琴。心闲手自适,寄此无穷音。”苏轼在此表现了一种无琴而琴音自在的感觉,这是他对琴乐的高度感悟,苏轼在《破琴诗》中带有批评性地说:“陋笑房次律,因循堕俗流。悬知董庭兰,不识无弦琴。”意谓房次律虽然重视董庭兰的琴艺,可是他却不懂得无弦琴的妙趣。

  苏轼《题沈君琴》诗说:“若言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若言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这首诗充分体现了苏轼那种自在自得的思想,从琴的本体和演奏者的指法进入,但又从器物本体和指法上走出,求得一种超然物外的精神,方能得到琴的真趣。他的这一琴学理念,是对“蜀声躁急”的重要补充,强调声在心中而不再指头,是对单纯追求蜀声“急”的一个反正和批评。

  苏轼对那些抚琴无韵、粗俗寡音、炫弄技巧者的“快作数曲,拂厉铿然”之琴风,曾提出过严厉的批评。他说,弹琴应该把握意境和琴韵,仅凭借指头和琴弦,是弹不出美妙的琴音来的。同样在《观宋复古画》和《听僧唯贤琴》二诗中更是愤愤地说:“新琴空高长,丝声不附木。宛然七弦筝,动与世相逐。”“归家且觅千斛水,净洗从来筝笛耳。”对一些不良琴风表现出极大的不满。

  苏轼这一琴学思想不仅反映了他对琴的悟性的深刻和高超,而且可以视为巴蜀琴艺最具典型意义的理论升华,为后来巴蜀琴学的发展奠定了理论基础。

@高山流水,寻觅知音。欢迎转发本文至朋友圈,让更多朋友成为知音!@

=======

敬请关注 古琴文化网 微信号:yiheqinshe

=======

怎么关注“古琴文化网”?

1、搜索微信号:yiheqinshe ;

2、添加公众号→输入“古琴文化网”;

3、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