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一听这首特别的《关山月》

初学古琴,《关山月》往往是必修的曲子。它是梅庵琴派的代表曲目之一,《梅庵琴谱》说它“指法纯正,音韵和平,乃入门之正路,初学易于熟习。每于月白风清之际,一弹再鼓,动无穷之幽趣焉。”




这首名曲经常被拿来说道的地方,一是连续的轮指和从七弦到一弦的“蛇形”过弦指法,让一代代学琴人练得乐此不疲;二是它的来源。上世纪初以来,在山东曾长期流传着王燕卿先生根据民间小调《骂情人》改编成琴曲《关山月》的传说。然而,这个几乎已成定论的说法在许多年后被新的发现推翻: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在荷兰发现了《龙吟馆琴谱》抄本,这个清朝嘉庆年间的本子赫然已经收录了《关山月》!由此这桩琴坛公案有了结局,王燕卿先生的冤屈得以洗去。

听一听这首特别的《关山月》

(图自严晓星《梅庵琴人传》)



这首曲子太流行了,名家录音俯拾皆是。不过今天发的这个录音,您很可能是第一次过耳。这是古琴演奏家孙贵生先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改编的版本。当时是孙先生在录一个古琴专辑,录关山月的时候,感觉这个曲子配合李白“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一诗,气势和意境都很好。但乐曲一上来就进入主题,似乎和传统琴曲结构不太一样,收尾也是意犹未尽,于是灵机一动,即兴创作了一个头和尾,同时将曲子的节奏略作调整,使之更加中正。下面我们就一起来欣赏一下这首不一样的“关山月”吧。

 

 

前奏第一声用泛音轻快历出。“仓啷”一声宝剑出鞘,寒光隐隐。两下连撮,一串索铃,如关外群山巍峨,云海翻涌。接着急速从七弦滚到一弦同时注下徽外,卷起一阵飞沙走石的狂风。三弦徽外按音,缓推余音向上连作三次猱,如号角低沉,绵延不绝。其中夹着隐隐的清脆风铃声,却是用泛音圆搂两弦带出……层层渲染烘托之下,一幅吹角连营的画面呼之欲出,乐思得到充分酝酿。之后转入原谱,衔接自然,气势充沛。尾声则使用主题句中的动机,以泛音奏出,接以渐慢的连撮,使气息舒缓、情绪沉淀,收尾圆满从容,并且和前奏形成呼应。



听一听这首特别的《关山月》



孙先生的改编,用传统琴曲的曲式结构和创作手法、充分利用古琴特色的指法和音色组合,将原谱做了合理扩充,使得小曲小调有了器乐化大曲的格局和气象。历、索铃、滚、搂圆、全扶等组合指法的加入丰富了乐曲音色,渲染了气氛,营造了电影画面一样的大场景。







听一听这首特别的《关山月》


孙贵生先生简介

1937年生于上海市,古琴、笛、箫演奏家,国家一级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北京古琴研究会会员,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会员,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古琴会常务理事,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竹笛专业委员会顾问。

自幼师从洞箫名家孙裕德及江南丝竹曲笛演奏家马祺生专习笛、箫。

1956年担任新影乐团管乐部部长(后改为中国电影乐团),期间录制影视剧配乐如87版《红楼梦》等数百余部。

1957年师从著名古琴家查阜西先生习琴,授《鸥鹭忘机》、《潇湘水云》、《洞庭秋思》、《渔歌》等曲,十年不断。期间又受教于张子谦先生、吴景略先生等。

1960年师从著名律学家潘怀素先生学习中国音乐理论,攻音律学。

至今一直操缦、打谱、研究琴学,寒暑不辍。


(封面图片来自网络)




听一听这首特别的《关山月》


七弦清音   颐心养和

颐和琴社   传统古琴传习

微信公众号:颐和琴社

客服微信:yiheqinshe

五道口地铁站西侧华清嘉园内

客服电话:13260331817

听一听这首特别的《关山月》

长按二维码关注琴社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