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古琴“老八张”的若干问题

编者按:


多年前曾发现过一些老八张中的讹误,比如吴景略的梅花三弄被误做溥雪斋等,和琴友说起这些问题的时候,往往也是各执一词,没有官方的依据,正好最近在网络上看到中唱的某位同志在网络中的问答,算是给大家一个更清晰的参考吧。




关于古琴“老八张”的若干问题

地衣


       相信古琴爱好者们对中国唱片上海公司编辑出版的《中国音乐大全-古琴卷》(俗称“老八张”)早已相当熟知的了。关于“老八张”的来历,网上大致都是这样的信息:


       1954年,中国艺术研究所(原中央音乐学院民族音乐研究所)成立以后,对古琴音乐进行大量搜集整理。1956年,中国音乐家协会、及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组织古琴工作者赴全国21个省市开展古琴音乐的采访调查,访问了86位琴家,搜集270多首琴曲,在中国唱片社及各地电台的支持下,共录制琴曲约1500分钟。 

这套CD共8张,古琴界称之为“老八张”。1956年,查阜西先生率领由文化部、中国音乐家协会和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组织的古琴调查组,遍访全国各地86位琴家琴人,搜集、整理了大量琴学史料,并留下了大量极其珍贵、不可复得的琴曲钢丝录音资料。这“老八张”唱片正是其中的一部分。


       这样的信息源于《古琴卷》唱片中特约编辑王迪老师署名的那段“编者的话”。

近期因为手头有古琴新的出版选题在做,翻遍了中唱上海公司版库中纷繁复杂的古琴录音资料,觉得有关“老八张”的来历以及其中的若干问题需要厘清。


(一)“老八张”中的曲目大部分并非来自1956年的全国古琴普查时的录音,而是来自中唱于1964年出版的一套11张22面的大密纹古琴资料唱片。这套唱片目录见下:


中唱古琴资料唱片目录(1964年出版)

之一  编号: DM-33/1507

1. 管平湖:幽兰(据《古逸丛书谱》,908)1962年录音

2. 管平湖:获麟操(据《神奇秘谱》,1425)1862年录音

3. 吴景略:阳春(据《松弦馆琴谱》1614、《大还阁琴谱》1673合参)1962年录音      


之二   DM-33/1508

1. 管平湖:阳春(据《神奇秘谱》,1425)1962年录音

2. 管平湖:白雪(据《神奇秘谱》,1425)1962年录音 

3. 侯作吾:高山流水(据《抄本琴谱》)1962年录音                 


之三  DM-33/1509

1. 姚丙炎:高山(据《琴学入门》,1864)1962年录音 

2. 顾梅羹:流水(据《百瓶斋琴谱》,1856)1962年录音 

3. 管平湖:流水(据《天闻阁琴谱》,1876)1962年录音 


之四  DM-33/1510

1. 管平湖:广陵散(据《神奇秘谱》,1425)  1956年录音   


之五  DM-33/1511

1.陈长龄:龙朔操(据《神奇秘谱》,1425)1962年录音 

2.管平湖:长清(据《神奇秘谱》,1425)1962年录音 

3.姚丙炎:华胥引(据《神奇秘谱》,1425)1962年录音  

4.夏莲居:风入松(据《抄本琴谱》)1962年录音 

5.姚丙炎:酒狂(据《神奇秘谱》,1425)1962年录音 

6.溥雪斋:酒狂(据《神奇秘谱》,1425)1962年录音 


之六  DM-33/1512

1. 吴景略:梅花三弄(据《琴谱谐声》,1820)1962年录音  

2. 溥雪斋:梅花三弄(据《琴谱谐声》,1820)1962录音 

3. 张子谦:梅花三弄(据《蕉庵琴谱》,1863)1962年录音 


之七  DM-33/1513

1. 杨新伦:乌夜啼(郑健侯传谱)1958年录音 

2. 管平湖:乌夜啼(据《自远堂琴谱》,1802)1958年录音 

3. 汪孟舒:清夜吟(据《松弦馆琴谱》,1614)1958年录音 

4. 査阜西:阳关三叠(据《琴学入门》,1864)1958年录音 


之八  DM-33/1514

1. 姚丙炎:大胡笳(据《神奇秘谱》,1425)1958年录音 

2. 徐立孙:捣衣(据《梅庵琴谱》,1931)1958年录音  

3. 卫仲乐:醉渔唱晚(李子昭传谱)1955年录音 


之九  DM-33/1515

1. 管平湖:离骚(据《神奇秘谱》,1425)1962年录音  

2. 管平湖:欸乃(据《天闻阁琴谱》,1876)1962年录音 


之十  DM-33/1516

1. 程午加:秋江夜泊(据《梅庵琴谱》,1931)1956年录音 

2. 夏一峰:静观吟(据《抄本琴谱》)1956年录音 

3. 査阜西:古怨(据南宋《白石道人歌曲》,1202)1962年录音  

4. 姚丙炎:楚歌(据《神奇秘谱》,1425)1962年年录音  

5. 俞绍泽:佩兰(据《天闻阁琴谱》,1876)1962录音  


十一  DM-33/1517

 1. 管平湖:秋鸿(据《自远堂琴谱》,1802)1962年录音  


十二  DM-33/1518

1. 査阜西:渔樵问答(据杨抡《太古遗音》,1609)(并唱)1962年录音

2. 关仲航:渔樵问答                 1962年录音  

3. 刘景韶:樵歌(据《蕉庵琴谱》,1863)1956年录音 


十三  DM-33/1519

1. 査阜西:渔歌(据《自远堂琴谱》,1802)1962录音 

2. 吴景略:渔樵问答     1962年录音  


十四  DM-33/1520

1. 吴景略:潇湘水云(据《五知斋琴谱》,1722)1962年录音  

2. 乐  瑛:列子御风(据《研露楼琴谱》,1766)1962年录音  

3. 杨葆元:归去来辞(据《琴学丛书琴谱》,1910)1962年录音 


十五  DM-33/1521

1. 査阜西:苏武思君(据杨抡《太古遗音》,1609)(并唱)1962年录音

2. 査阜西:洞庭秋思(据《琴书大全》1590、《二香琴谱》1833合参)1962年录音                       

3. 査阜西:慨古吟(龚子辉传谱)1962年录音    

4. 詹澄秋:听泉吟(据《大还阁琴谱》,1673)1962年录音  

5. 张子谦:龙翔操(据《蕉庵琴谱》,1863)1962年录音   


十六  DM-33/1522

1. 吴景略:胡笳十八拍(据《五知斋琴谱》,1722)1962年录音    

2. 吴景略:秋塞吟(据《五知斋琴谱》,1722)1962年录音            


十七  DM-33/1523

1. 管平湖:胡笳十八拍(据《五知斋琴谱》,1722)1962年录音  

2. 溥雪斋:良宵引(据《五知斋琴谱》,1722)1962年录音            


十八  DM-33/1524

1. 詹澄秋:石上流泉(据《琴学入门》,1864)1962年录音

2. 杨葆元:平沙落雁(据《琴学丛书琴谱》,1910)1962年录音 

3. 沈草农:平沙落雁(裴介卿传谱)1956年录音  

4. 溥雪斋:鸥鹭忘机(据《自远堂琴谱》,1802)1962年录音       


十九  DM-33/1525

1. 乐  瑛:沧海龙吟(据《琴谱谐声》,1820)1962年录音  

2. 溥雪斋:普庵咒(据《抄本琴谱》)1962年录音 

3. 乐  瑛:岳阳三醉(据《琴学入门》,1864)1962年录音           


二十  DM-33/1526

1. 吴景略:墨子悲丝(据《五知斋琴谱》1722、《自远堂琴谱》1802合参) 1962年录音  2. 徐白元:墨子悲丝(据《五知斋琴谱》1722)1956年录音


廿一  DM-33/1527

1. 杨葆元:鹿鸣(据《琴学丛书琴镜》,1910)1962年录音 

2. 杨葆元:伐檀(据《琴学丛书琴镜》,1910)1962年录音 

3. 杨新伦:碧涧流泉(据《悟雪山房琴谱》,1836)1962年录音 

4. 吴景略:梧叶舞秋风(据《琴学入门》,1864)1962年录音 

5. 吴景略:忆故人(据《今虞琴刊》,1937)1962年录音 

6. 乐  瑛:韦编三绝(贾润峰传谱)1962年录音  


廿二  DM-33/1528

1. 管平湖:风雷引(据《梅庵琴谱》,1931)1962年录音  

2. 査阜西:长门怨(据《梅庵琴谱》,1931)1962年录音 

3. 管平湖:四大景(据《琴学丛书琴镜》,1910)1962年录音   

4. 龙琴舫:捣衣(据《钱氏十操》1880)1956年录音


       目前这套大密纹古琴资料唱片的22盘母带和22面唱片模版完整地保存于中唱上海公司版库。每一面唱片模版的封面上均贴有唱片印刷片芯,片芯上有每首琴曲的曲名和录音年代,母带纸盒上有曲名和曲目时长,但两者均无演奏者姓名。原唱片封套目前没有找到,但中唱1964年出版目录上却有这套资料唱片完整的演奏者姓名、所据琴谱和一段署名民族音乐研究所的唱片介绍文字,估计这也是印在唱片封套上的内容。很显然,这套资料唱片编辑出版时得到了音研所的合作。

我相信各位只要仔细查看这套大密纹古琴资料唱片每首曲目的录音时间便可明白,其中大部分并非来自1956年的全国古琴普查时的录音。1994年出版《古琴卷》中的大部分曲目来自这套资料唱片,仅吴兆基、卫仲乐等的少量曲目来自其它历史音源。

       令我感到非常纳闷的是,为什么从来没人提及这套1964年出版的大密纹古琴资料唱片呢?音研所的人应该知道啊!


(二)关于网上流传的《古琴卷》中的几个差错

       上月有琴友发了一封电子邮件给公司,指出了《古琴卷》中的几个差错,领导转给我了,也就是网上流传的那几个问题。

溥雪斋的《梅花三弄》的确错了,我找出古琴资料唱片第六面模版听过,是吴景略的。因为吴、溥、张3段《梅花三弄》在同一盘录音母带上,母带盒子上只有曲名没有演奏者的名字,大概编辑复制时粗心弄错。这是个硬伤,当然要改。

       刘景韶的《樵歌》是刘少椿的、詹澄秋的《石上流泉》是吴兆基的。反复听其他公司出版的相关专辑,通过演奏风格等方面的比对,我倾向于认为有错。问题是我查对了1964年出版的那套古琴资料唱片当年的文字资料,上面就是那么标注的,要说搞错,那1964年就错了。改革开放前中国大陆唱片录音出版只有中唱一家,出版内容从十二木卡姆到古琴、京剧到锦歌,包罗万象,编辑不可能是万宝全书,再说有音研所的古琴专家把关,中唱也不是罪不可恕吧?呵呵。

       问题是改过来容易,要是改错岂不更可笑了吗?谁能给我一个确凿无误的理由呢?跪求了!

       其它像管平湖《流水》、査阜西《洞庭秋思》等开头少音都容易修补,可以在以后出版《古琴卷》修订增补版时一并处理,毕竟母带、资料带都在。





关于古琴“老八张”的若干问题


七弦清音   颐心养和

颐和琴社   传统古琴传习

微信公众号:颐和琴社

客服微信:yiheqinshe

五道口地铁站西侧华清嘉园内

客服电话:13260331817

关于古琴“老八张”的若干问题

长按二维码关注琴社公号



《碣石调·幽兰》和《琴用指法》流传过程梳理

说明:

此篇笔记参考了来自日本的幽兰研究学者, 山寺美纪子编著的《国宝碣石调幽兰第五の研究》,以及杨元铮先生 《碣石调幽兰与琴用指法合卷说辨正》等资料

徐樑兄已组织完成了《国宝碣石调幽兰第五の研究》书的中文版翻译工作,期待阅读中文版后,补充更多的关于这两个卷子的内容。

因笔者并不精通日文,难免有各种疏漏,也请各位读者发现错误时,不吝指正。




一、《碣石调·幽兰》卷子

《碣石调·幽兰》是一首以文字谱保留下来的古琴曲,也是目前发现的最早的古琴曲谱。现存的《碣石调·幽兰》是唐代手抄卷子,文字谱共224行,4954字,现存于日本。

《碣石调幽兰》卷子从明治四年(1871年)到二十一世纪初,一直收藏于京都神光院,后来转到东京国立博物馆,被当做日本“国宝”,列品号码为TB1393。


《碣石调·幽兰》和《琴用指法》流传过程梳理

https://www.tnm.jp/modules/r_collection/index.php?controller=dtl&colid=TB1393

东京国立博物馆该藏品的网页地址及截图



东京国立博物馆的一项研究指出《碣石调·幽兰》序中数个“年”字都是武后新字,因此此谱应该是创作于武则天统治时期。但幽兰卷子究竟是何时流入日本却不为人所知,在进入神光院之前可能藏于日本皇室。


《碣石调·幽兰》和《琴用指法》流传过程梳理

东京国立博物馆网站上的《碣石调·幽兰》卷首照片



二、《琴用指法》卷子

与《碣石调幽兰》卷子同时期传入日本的还有一部《琴用指法》卷子,集合了北魏陈仲儒、隋朝冯智办、唐人赵耶利的古琴指法解释。这个卷子与《碣石调幽兰》卷子笔迹一致,“指”字的缺笔也相同。很可能是《碣石调幽兰》卷子的姊妹篇,作为古琴指法集注,一同传入日本的。《琴用指法》卷子是几种指法的集合,并没有总的书名,故后世传抄和记载的过程中名称较为混乱,包括“琴用指法”、“琴用手指法”、“琴手法”、“用手法”、“用指法”等。本文里统一称作《琴用指法》。


《碣石调·幽兰》和《琴用指法》流传过程梳理

《碣石调·幽兰》和《琴用指法》流传过程梳理

彦根城博物馆收藏的《琴用指法》卷子局部

三、两个卷子的传抄轨迹

这两个唐人抄卷子传入日本后,并没有太多记录,大约是在德川幕府时代(1600~1670)才浮出水面。后水尾天皇(1611~1624)将这两个卷子赐予日本京都狛氏。狛氏请江户时代的荻生徂徕(即物部茂卿 1666年~1728年),在享保(1716~1735)初年根据这两个卷子抄写编撰了《徂徕幽兰琴谱》和《琴左右手法》,但这两本著作很长时间都不为人所熟知。其中《琴左右手法》是对《琴用指法》卷子的合并删减,加入《调琴法》、《琴手法图》。《琴手法图》中亦保留有当时日本筝的一些痕迹。徂徕编写完《琴左右手法》后,唐人《琴用指法》卷子原件销声匿迹,直到1994年由五岛邦治从井伊家史料中发现,才再次面世,现存于日本彦根城博物馆。

《碣石调·幽兰》和《琴用指法》流传过程梳理《碣石调·幽兰》和《琴用指法》流传过程梳理

《碣石调·幽兰》和《琴用指法》流传过程梳理

荻生徂来幽兰卷子影印件


《碣石调幽兰》、《琴用指法》卷子在日本流传的钞本、影写本,有日本国文学资料馆田安德川家旧藏《碣石调幽兰》钞本,吉川英史藏《琴用指法》卷子影写摹本(日本十八世纪花山院藤原常雅旧藏)等。其中吉川英史藏《琴用指法》卷子的影写本较为精细,将《琴用指法》卷子虫蛀痕迹都摹写出来。1941年,日本音乐学家林谦三将这个版本摹写后送给了中国研究学者。

1845年左右,小岛宝素等人编撰的《经籍访古志》中收录了《徂徕幽兰琴谱》,其来源注明为“宝素堂藏”。

清末光绪年间出使日本的杨守敬,在日本访得《碣石调幽兰》卷子的宝素堂写本,经当时的驻日公使黎庶昌将其摹写录入《古逸丛书》,光绪十年(1884)出版后,幽兰谱才传回中国。

杨守敬将幽兰钞本刻入古逸丛书后,又抄得徂徕《琴左右手法》保存在他的观海堂中。后随其观海堂藏书转售故宫博物院图书分馆(大高玄殿),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北平图书馆30年代抄此观海堂本《琴左右手法》,钞本没有书名,因其抄写在黑色界格上,故命名为《乌丝栏古琴指谱》。汪孟舒后据此钞本编著有《乌丝栏指法释》。同时期观海堂钞本还被北京郑颖荪等抄录 (汪孟舒《乌丝栏指法释》中所提郑本)。

唐人抄《碣石调幽兰》卷子,于明治四年(1871年)被京都市上京区西贺茂神光院主持僧人和田智满收藏。明治四十年(1911年)和田智满去世后,幽兰卷子被捐赠给日本京都神光院,次年被评定为日本国宝。1946年日本文化厅将此卷子送入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1974年,日中交流协会将此卷子照片赠与我国。


四、中国研究打谱幽兰的情况

民国时期,北平琴家杨时百,依据《古逸丛书》本,首先尝试打出幽兰,并著有《幽兰古指法解》、《幽兰减字谱》和《幽兰五行谱》等收入杨氏的琴学著作集《琴学丛书》中。

50年代査阜西等人组织全国琴人研究打谱幽兰,到1956年徐立孙、姚丙炎、吴振平、吴景略、管平湖、喻绍泽和薛志章等七人打出幽兰一曲,后管平湖打谱版本较为流行。这次打谱的成果被査阜西等人编辑整理为《幽兰研究实录》共三辑。


《碣石调·幽兰》和《琴用指法》流传过程梳理

1958年査阜西(左)访日时与林谦三(中)合影



五六十年代的琴家们参考了明代《琴书大全》中唐宋诸家指法(唐陈居士、陈拙,宋杨祖云、成玉磵)以及上述北平图书馆《乌丝栏古琴指谱》作为古指法阐释的依据。这比杨时百打幽兰谱时,仅有文字谱,完全凭借一己之力苦苦摸索,更进一步了。



五、《碣石调·幽兰》和《琴用指法》卷子流传与过程图

现将此两个卷子以及一些主要钞本的流传线索梳理做成下图,方便大家梳理线索。

《碣石调·幽兰》和《琴用指法》流传过程梳理

《碣石调·幽兰》和《琴用指法》

主要版本流传过程示意图

点击可查看大图








《碣石调·幽兰》和《琴用指法》流传过程梳理

七弦清音  颐心养和

颐和琴社 传统古琴传习

微信公众号:颐和琴社

客服微信:yiheqinshe

五道口地铁站西侧华清嘉园内

客服电话:13260331817

《碣石调·幽兰》和《琴用指法》流传过程梳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