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御赏“月露知音”琴

点击上面蓝色“古琴文化网”关注

  “月露知音”琴,曾于2009年11月21日在中国嘉德2009秋拍中以2184万元高价成交。

  古琴,南宋《洞天清禄集》、明初《格古要论》以来,俱列文房器物之首,乾隆宫廷文房亦以古琴一项最为珍重罕有。今北京故宫仅藏古琴三十余床。清代雍正皇帝开始整理宫中的藏琴,其后除17张留于紫禁城,其余103张皆送进圆明园。出等的琴配红漆套箱,有等次的琴配黑漆退光漆套箱。据造办处档案记载乾隆辛酉年,亦做得黑漆琴匣一件,红漆琴两件。同年六月二十三日,有等次的琴十八张,各配得黑退光漆匣,各随锦囊,俱刻款持进,交太监高玉呈进。“月露知音”与“松石间意”似应是是年六月二十三日装匣的二十一琴中的一张。

乾隆御赏“月露知音”琴

  琴为仲尼式,桐木制琴身,岳山、焦尾红木制,通体髹黑漆,琴身均匀布满龟背、小流水断,牛毛断。金徽(缺一),玉雁足、轸。折肩在三徽,龙池、凤沼均为长方形,腹内纳音隆起,天地柱皆具。板颈刻填石蓝“月露知音”,为圆形印面布局,龙池上部阴刻填金乾隆御题诗,龙池下阴刻填金“乾隆御赏”长方形大印。断纹通体完整,漆面保存完好,留白年余来藏于明清两代宫禁,无重修痕迹,琴声苍古松透,极为难得。龙池上部阴刻填金乾隆御题琴铭:

  月露与琴,是一非三,灭分别相,成无底篮,元酒既淡,尺帛浑素,谁知音者,唯问月露。

  乾隆御识。钤印:浴德。

  从此琴之御题诗来分析,可知“月露知音”应是琴之原名,是为乾隆得琴之时已有之名。乾隆帝得于此琴后,把玩弹赏,其后识鉴,并御题诗文,由宫中御用工匠刻于琴上。御题诗文后之“浴德”小印,此印亦著录于《乾隆宝薮》。曾钤于“马和之召南八篇图卷”等之上。

  此琴带有原装宫庭漆盒,楠木制,髹黑漆。盒盖上正中阴刻填金“明制 月露知音 大清乾隆辛酉年(1741)装”,钤印“永宝用之”。盒盖内中部阴刻填金乾隆御题:

  琴之弦正且直,可以养德;琴之韵和且平,可以怡情;或击或拊,含宫孕羽;潜鳞俱浮,灵鹤自舞;宣通内志,协气扬诩;聆兹希声,游于太古。

  “乾隆御题”阴刻填朱,仿朱文方印。琴盒外首尾两端俱阴刻填金隶书“头等十六号”。琴盒之铜鎏金攒花蝴蝶纹合页均为原装,作铜鎏金蝴蝶状,錾刻细腻,惟妙惟肖。

  清宫藏乾隆头等古琴及琴匣由于大部分存于圆明园,故多毁于战火,存世稀若晨星。在这件“月露知音”之外,现仍传世的宫廷头等原装古琴或琴盒仅有四件:

  一、为上海樊伯炎旧藏宋“松石间意”琴及乾隆琴盒,盒盖刻“宋制松石间意,大清乾隆辛酉年装”,下有“永宝用之”四字小方印,盒头刻“头等二十二号”六字。

  二、“音朗号钟”铜琴及琴盒,盒盖刻“汉制音朗号钟,大清乾隆辛酉年制”,下有“永保用之”小方印,盒头刻“头等二十三号”。

  三、辽宁省博物馆藏“九霄环佩”琴的乾隆琴盒,该琴盒上刻“宋制九霄环佩,大清乾隆辛酉年装”,下有“永宝用之”四字小方印,盒头刻“头等十八号”五字。

  四、李伯琴旧藏“万壑传松”乾隆琴盒,琴不存。盒盖表面刻“唐制万壑传松,大清乾隆年辛酉年装”,下有“永宝用之” 四字小方印,盒内乾隆题词下有“乾隆御题”方印,盒头刻“头等七号”四字。

  从上述三件乾隆琴盒与“月露知音”琴盒的款识比较来看,盒盖上所刻内容的体例均相同,且落款年号及“永宝用之”小印亦相同,盒头所刻编号形式也完全一致。琴盒内部刻文均为阴识填金御制题词,且均刻于盒盖内之中间一格,与此件琴盒之内部识文之字体与位置及刻法相同。琴盒内乾隆御题下均有“乾隆御题”方印,与此件琴盒内的方印内容相同,可相互印证。

@高山流水,寻觅知音。欢迎转发本文至朋友圈,让更多朋友成为知音!@

=======

敬请关注 古琴文化网 微信号:yiheqinshe

=======

怎么关注“古琴文化网”?

1、搜索微信号:yiheqinshe ;

2、添加公众号→输入“古琴文化网”;

3、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