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欣赏一下古琴版的《鹊桥仙》

80年代有一部很火的电视剧《鹊桥仙》,讲述的是苏小妹三难秦少游,二人终成眷侣的爱情故事。其中的主题曲是由著名女作家霍达老师作词、电影乐团团长高潮先生作曲、著名古琴演奏家孙贵生先生用古琴配器。

霍达老师的词作是基于词牌“武陵春”格律,词意也脱化自李清照的同牌词句。

歌词如下:


孤馆寒窗风更雨,欲语语还休。昨日春暖今日秋,知己独难求。四海为家家万里,天涯荡孤舟,昨日春潮今日收,谁伴我沉与浮? 

连夜风声连夜雨,佳梦早惊休。错把春心付东流,只剩恨与羞。风雨摧花花何苦?落红去难留,春暮凄凄似残秋,说不尽几多愁。 

张弦难诉相思意,咫尺叹鸿沟。花自飘零水自流,肠断人倚楼,夜夜明月今何在?不把桂影投,关关雎鸠恨悠悠,一般苦两样愁。


今天我们欣赏的这首《鹊桥仙》,是由孙贵生先生移植演奏的。演奏用琴是今虞琴刊上记录过的著名宋琴–“辩梦”。


古琴:孙贵生  箫:朱润福 伴奏:中国电影乐团

七夕,欣赏一下古琴版的《鹊桥仙》

孙贵生先生演奏“辩梦”琴


七夕,欣赏一下古琴版的《鹊桥仙》

宋琴 “辩梦”


孙贵生先生这首《鹊桥仙》的移植创作和配器,堪称古琴移植的经典,其中古琴指法编配合理,用古琴上中下三准、泛散按三种音色,以及各种组合指法的音效特点,充分展现了古琴的风貌。移植歌曲到古琴,应当充分发挥古琴乐器的特色,各个音区,各种指法要有层次有变化的使用,避免单一的一种指法简单重复旋律。

对比一下二重唱版的




附网友Knowall对这首歌词的解析


孤馆寒窗风更雨  欲语语还休

 前句化自李易安《蝶恋花▪泪湿罗衣脂粉满》中的“潇潇微雨闻孤馆”。

 “欲语语还休”典出辛稼轩《丑奴儿▪少年不识愁滋味》。

 昨日春暖今日秋  知己独难求

 四海为家家万里  天涯荡孤舟

 “孤舟”典出柳宗元《江雪》:“孤舟衰笠翁”。

 昨日春潮今日收  谁伴我沉与浮

 

上篇写的是男主人公的“孤”和“独”。从“孤馆”到“知己独难求”。因此而“荡孤舟”,不由最后感叹:“谁伴我沉于浮”。“孤馆”和难求知己; 荡孤舟和沉与浮, 语义相关,逻辑相扣。是难得的佳句。

 

 连夜风声连夜雨  佳梦早惊休

 错把春心付东流  只剩恨与羞

 风雨摧花花何苦  落红去难留

 整句可在辛稼轩《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找到源头。

 春暮凄凄似残秋  说不尽许多愁

  “说不尽许多愁” 化自李易安《武陵春》“风住尘香花已尽”。

 

中篇以风、雨为主线,详写女主人公的 “恨”与“羞”。 风声、雨声历来在古典作品里有不祥的象征含义。此处不仅说到风雨的象征含义,更是具体化地点明风雨的实际效果: 花何苦, 以至落红难留。正是这风雨声,把暮春渲染得似残秋一般。反映的是女主人公心情的残秋感。自然,会有许多说不尽的“愁”。

 

 张弦难诉相思意  咫尺叹鸿沟

  此处用的是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典故。 

 花自飘零水自流  肠断人依楼

 前句直接出自李易安《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

后句从李易安《孤雁儿▪藤床纸帐朝眠起》中:“肠断与谁同倚”。

 白居易《长相思》中也有“月明人倚楼”句。 

 夜夜明月今何在  不把桂影投

 “桂影”用的是嫦娥的典。

 关关雎鸠恨悠悠  一般苦两样愁

 关关雎鸠乃《诗经▪关雎》中名句。“恨悠悠”典出秦观《江城子》“西城杨柳弄春柔”。

 “两样愁”应该是从李易安《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中的“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中化出。

 

下篇是男、女主人公的互动。开首便是司马求文君的典故,表达男主人公的心情。次句从易安词中化出,表达的是女主人公的期盼。“桂影”自然用的是嫦娥的典,“关关雎鸠”更是男女情爱的经典表述。 

 

纵观此篇歌词, 几乎处处用典,却不显堆砌。盖因用典中常出新意。

 

这首插曲的歌词,实际上是用了《武陵春》的词牌填的词。我们在上文的分析中,看到作者用了不少易安词的典故。仔细阅读的话,可以看到,这篇武陵春,甚至是用了李易安《武陵春》“风住尘香花已尽”的变体。




七夕,欣赏一下古琴版的《鹊桥仙》


七弦清音   颐心养和

颐和琴社   传统古琴传习

微信公众号:颐和琴社


客服微信:yiheqinshe

五道口地铁站西侧华清嘉园内

客服电话:13260331817

七夕,欣赏一下古琴版的《鹊桥仙》

长按二维码关注琴社公号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颐和琴社